愚君看天下 | 金砖合作是中国开展大国外交的重要平台之一

摘要: 冷战结束后,尤其是进入新世纪以来,随着世界经济运行态势发生深刻变化,发展中大国与发达国家的经济和社会发展差距逐渐缩小。被称为新兴经济体的地区性大国,在国际力量对比新变化和国际格局新调整中的作用,受到广泛关注。

09-09 20:17 首页 察哈尔学会


导读:在国际关系总体格局中,全球性大国或传统的西方大国之间的关系,曾具有举足轻重的作用。但历史和现实同时也表明,地区性大国或次大国,具有较大潜能的新兴大国,对国际事务的影响也不可忽视。


冷战结束后,尤其是进入新世纪以来,随着世界经济运行态势发生深刻变化,发展中大国与发达国家的经济和社会发展差距逐渐缩小。被称为新兴经济体的地区性大国,在国际力量对比新变化和国际格局新调整中的作用,受到广泛关注。



近些年来,西方国家出于多种考虑,通常把中国、俄罗斯、印度、巴西、南非等国定性为“新兴经济体”或“新兴大国”。在这几个新兴大国中,中国的综合国力增长速度,对世界经济增长的贡献、在地区和国际事务中的作用,明显超过俄、印、巴、南四国。但中国又是一个内部发展不平衡,潜在问题比较多,国土尚未完全统一,而且面临现实的分裂主义威胁的国家,总体上仍处于将富未富、似强未强的发展阶段。中国的自我定位仍是“世界上最大的发展中国家”。因而,中国不排斥国际社会关于中国是“新兴经济体”,是“新兴大国”的提法。

 

2001年,美国高盛公司首席经济师吉姆·奥尼尔借用巴西、俄罗斯、印度、中国四个国家英文国名的首个字母“BRIC”,拼合成“金砖国家”这样一个颇有内涵的政治概念,在国际上得到普遍认可并被广泛使用。



中国、俄罗斯、印度和巴西也认可金砖国家这一概念,并且愿意通过金砖国家之间的务实合作,为开拓世界经济新局面,打造国际关系新格局做出独特贡献。2006年,四国外长在联合国大会期间举行首次外长会,开启了金砖国家交流与合作的序幕。此后,四国有关部门开始举行系列会议,就密切相互间合作、建立对话与交流机制等问题展开进一步磋商。2008年5月和9月,四国外长在俄罗斯远东城市叶卡捷琳堡举行两次会谈。会谈中,各方除讨论联合国千年发展目标、南南合作、能源与粮食安全等共同议题外,正式决定四国在国际舞台上全面合作。

 

2008年7月,四国领导人邀出席在日本洞爷湖举行的八国集团系列会议。会议期间,四国领导人就金砖国家相互合作问题,进行了直接接触。当年11月,四国财长在巴西圣保罗举行会议,一致呼吁改革现有的国际金融体系,以适应世界经济的新形势。这时,金砖国家由一个政治学经济学概念,具化为中俄印巴四个新兴大国全方位合作的新机制。

 

当时,俄罗斯早已进入“普京时代”,基本摆脱了叶利钦执政时期的重重危机。印度政权掌握在国大党手中,辛格政府创造了经济多年快速增长的奇迹。在巴西执政的是左翼政党领袖卢拉,由于国际市场上原材料价格畸高,借重原料出口的巴西经济获得强大动力。尽管四国发展道路相互有别,经济状况和发展水平差异很大,但四国领导人在扩大与深化合作方面形成共识,向国际社会传达了金砖国家希望在国际秩序大变革中发挥较大作用的明确讯号。

 

2009年叶卡捷琳堡峰会。2009年6月,根据俄罗斯总统普京提议,金砖国家(这时又称金砖四国)领导人在俄罗斯远东城市叶卡捷琳堡举行首次会议。中国国家胡锦涛出席会议,并在会上阐明了中方对于金砖国家合作的原则立场。他指出,中俄印巴四国作为国际社会一支重要力量,既面临新的发展机遇,也面临前所未有的挑战,因而应把握历史机遇,加强团结合作,共同维护发展中国家整体利益。为此,他建议:首先,四国之间增强政治互信,深化经济合作,推进从文交流,提倡经验互鉴定:其次,四国要共同致力推动世界经济复苏,致力于推动国际金融体系改革;第三,落实联合国千年发展目标,致力于粮食安全和能源安全。胡锦涛在发言中还提到,面对国际金融危机带来的巨大困难和严峻考验,中国为应对国际金融危机冲击,保持经济平衡较快发展,采取果断措施,取得初步成果。这些措施和成果“不仅对本国经济而且对区域经济乃至世界经济都将产生积极影响”。


2009年叶卡捷琳堡峰会


在这次会议上,四国领导人针对国际金融危机暴露出来的诸多问题,以及发展中国家的共同关注,强烈呼吁国际社会共同落实二十国集团伦敦金融峰会达成的共识,推动国际金融机构改革,提高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国家在国际金融机构中的发言权和代表性,改善国际贸易和投资环境,遏制贸易保护主义,支持能源供给多元化,开展气候变化对话。

 

此次峰会不但就会议成果发表了联合宣言,同时还就领导人特别人们特别关心的粮食安全问题发表了专项声明。金砖国家领导人首次聚会并集体发声,震动了世界。这意味着西方少数大国垄断世界经济事务、控制国际金融秩序的时代已经结束。正在群体性崛起的新兴经济体,特别是金砖国家,已开始全面参与全球经济治理,参与引导世界经济平衡发展。

 

2010年巴西利亚峰会。2010年4月,金砖国家第二次峰会在巴西首都巴西利亚举行。当时,四国领导人就世界经济形势、国际金融体系改革等问题交换了意见,讨论了推动金砖四国加强协调与合作的具体措施和主要领域,发表了反映四方共同立场的联合声明。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在会上发表了题为《合作 开放 互利 共赢》的讲话,建议推动各方:继续巩固世界经济复苏基础;努力解决全球经济治理结构不平衡问题;继续推进贸易自由化便利化;完善国际金融监管体系;增强责任感和道义感。

 

2010年巴西利亚峰会


在这次讲话中,胡锦涛还针对国际社会对中国未来发展的关注,郑重宣告:“中国的发展任重道远”;“中国的发展只能是也必然是和平的发展”;“中国的发展是开放共赢的发展”;“中国的发展是负责任的发展”。鉴于西方国家对金砖国家正在形成一个新的国家集团感到疑惑,并且出现许多误读和歪曲,中国外交部即时发声,明确表示:“这四个国家走到一起是为了寻求发展经济、互利合作、增进彼此间的友好,而不是为了寻求跟别的国家对立甚至对抗。所以上,四国的合作是开放透明的,并不针对任何第三方。”

 

正由于金砖国家的合作是开放的,当年4月至8月,南非总统祖马访问了巴西、印度、俄罗斯和中国,表示南非愿加入金砖国家合作机制。此时的南非,经济发展水平和综合实力在非洲处于领先位置。在地区和国际事务中的影响力,也是非洲其他国家无法比拟的。金砖国家认识到,与南非合作将大大加强本国与整个非洲大陆的经贸关系,使金砖国家在国际舞台更好地反映非洲对国际事务的立场,增大金砖国家整体参与国际事务的能力。

 

当年11月,中俄印巴四国领导人出席二十国集团在韩国举行的峰会。同时与会的南非领导人会议期间正式申请加入金砖国家合作机制。12月,经各方协商同意,南非被吸收到金砖国家中来。金砖四国由此成为中国、俄罗斯、印度、巴西和南非共同组成的金砖五国。五个新兴大国跨区域对话与合作机制、新兴经济体创建的新型大国合作模式,就这样形成了。

 

金砖五国分属亚、欧、非、拉美四大洲,领土占全球陆地总面积30%,人口占全球42%,区域代表性强,发展潜力大。根据国际权威机构2010年统计,金砖五国当时GDP总量占全球18%,贸易总量占全球15%。加强金砖五国合作,不仅对这些国家的自身发展以及南南合作意义重大,对整个国际关系的发展变化,也有不可估量的积极影响。

 

2011年三亚峰会。2010年中国经济总量超过日本,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巴西经济持续走强,成为世界第七大经济体。俄罗斯借助国际能源居高不下的大好时机,继续改善国家财政状况,外汇和黄金储备跃升到世界第三位。印度继续保持年均6%以上的增长率,有望成为世界上经济增速最高国家之一。有鉴于此,世界银行和国际基金组织出台改革方案,拟将金砖国家在世行中的投票权增加到13·1%,将金砖国家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中的份额提高到14·81%。


2011年三亚峰会


所有这一切,进一步增强了金砖国家扩大和深化相互合作的意愿和决心。2011年4月,金砖国家领导人在中国三亚举行第三次峰会,这也是南非加入金砖国家合作机制后的首次峰会。会议主题是“展望未来,享受繁荣”。在胡锦涛主席主持下,五国领导人就国际形势、世界经济和金融、发展与合作等议题深入交换意见,共同规划了金砖国家的未来合作。胡锦涛在发言中阐述了中国对国际重大问题和金砖国家合作的基本立场和主张,提出三点建议一是要继续坚持团结互信、开放透明、共谋发展的原则:二是要在金融和发展领域加强协调,继续坚定维护“金砖国家”的共同利益;三是要继续深化务实合作,夯实“金砖国家”合作的基础。

 

金砖国家三亚峰会关于未来合作的新规划,涵盖了国际货币和金融体系改革、经济贸易合作、全球气候变化、大宗商品交易市场监管、粮食安全、核能安全利用国际合作等诸多方面。会议主张21世纪应当成为和平、和谐、合作和科学发展的世纪,主张国际社会同舟共济、加强合作、共同发展,主张加强全球经济治理,推动国际关系民主化,提高新兴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在国际事务中的发言权。这些重要成果不仅表现为联合宣言,同时还反映在各国签署的一系列合作文件中。

 

三亚峰会期间,作为配套措施,中方还主持召开了金砖国家经贸部长会议。会后,中方根据三亚峰会确定的行动计划,主办了卫生部长会议、首届金砖国家友好城市暨地方政府合作论坛、国家统计局局长会议、第二届国际竞争大会、安全事务代表第三次会议、农业合作专家工作组会议和第二届农业部长会议,等等。

 

金砖国家由四国扩大为五国后,英文拼法相应地改为“BRICS”。中国在金砖五国框架内,进一步加强与俄罗斯、印度、巴西、南非的全方位合作,继续探索构建既不同于传统的西方大国关系,也不同于一般发展中国家关系的新兴大国关系。

 

2012年新德里峰会。金砖国家第四次峰会,即金砖五国领导人新德里会议,于2012年2月在印度首都新德里举行。五国领导人围绕“金砖国家致力于全球稳定、安全与繁荣的伙伴关系”。这一主题,讨论了全球治理、可持续发展以及金砖国家合作问题。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在会上表示,当今世界正处于大发展大变革大调整时期,新兴市场国家和发展中国家抓住机遇,加快发展,在团结中促合作,在合作中谋发展,日益成为促进南南合作的、南北合作的重要力量这将提高人类社会生产力整体水平,有利于世界经济更加平衡、国际关系更加合理、全球治理更加有效、世界和平更加持久。


2012年新德里峰会


为扩大和深化金砖国家合作,胡锦涛提出四点新建议:一是坚持共同发展,促进共同繁荣;二是坚持平等南端,深化政治互信;三是坚持务实合作,夯实合作基础;四是坚持国际合作,促进世界共同发展。峰会期间,印度依循惯例,同时举行了“金砖国家”经贸部长会议、工商论坛和金融论坛等三场配套活动,发布了《金砖国家联合经济研究报告》和《金砖国家联合统计手册》。

 

2012年,由于外部金融危机的消极影响以及自身经济结构不合理等因素相互叠加,金砖国家的经济普遍出现下降趋势。俄罗斯增长率由2010年的4·3%下降到2013年的2·3%,印度同时期由7·4%下降到4·7%,巴西从7·5%下降到1·5%。国际上一时响起金砖褪色之说。但是,金砖国家经济暂时下滑和国际上关于金砖国家发展前景的悲观估计,并不能阻止金砖国家扩大相互合作的意愿和决心。推进金砖国家合作的努力仍在继续。


2013年至2016年间,金砖国家第五、六、七、八次峰会分别在南非、巴西、俄罗斯和印度举行。这时,习近平作为中国最高领导人,更为全面地领导并直接参与中国重大外交事务。他所提出的建设中国特色大国外交的理念,使多边外交在中国外交全局中的地位进一步上升。中国对金砖国家合作的投入越来越大。

 

2013年德班峰会。2013年3月金砖国家首次在南非德班举行领导人会晤,这是金砖国家的第五次峰会。习近平除参加小范围、大范围会谈外,还按惯例出席了工商界领导人早餐会,参加了金砖国家领导人与非盟领导人以及部分非洲国家领导人的集体对话会。对于金砖国家合作,习近平在讲话中强调三点:即坚定捍卫国际公平正义,维护世界和平稳定;大力推动建立全球发展伙伴关系,促进各国共同繁荣;深化互利合作,谋求互利共赢。对于金砖国家与非洲的合作,他建议四点:一是共同推动非洲基础设施建设成为国际发展合作的优先领域,二是共同参与非洲跨国大项目建设,使其成为非洲深化经济一体化、改善民生的拉动力;三是共同促进对非洲的金融合作,通过支持多边开发银行加大对非洲投入,为非洲基础设施建设提供支持;四是本着可持续发展理念开展基础设施建设,使非洲既能实现经济快速发展,又能保护生态环境。


2013年德班峰会


这是习近平以中国国家主席身份首次亮相金砖国家峰会。他在峰会上的言谈举止,以及他同时对南非等非洲国家进行的成功访问,给国际社会留下了深刻印象。他宣布,中国在处理对非事务时要秉承义利兼顾、以义为先的新“义利观”,中国将向非洲国家提供200亿美元贷款额度,每年要为非洲国家培训300名管理和技术人才,受到了非洲国家的热烈欢迎。

 

2014年福塔莱萨会议。金砖国家第六次领导人会议于2014年在巴西福塔莱萨召开。习近平主席除参加小范围、大范围会谈并与其他四国领导人分别举行会见外,还出席了金砖国家领导人与南美国家领导人的集体对话会。他在会上发表的题为《新起点 新愿景 新动力》的讲话,总结了金砖国家第一轮合作历程,指出“我们五国虽相距遥远,但同声相应,同气相求,志之所趋,穷山距海不能限。”为进一步扩大和深化合作,他建议金砖国家未来合作要做到“四个坚定不移”,即坚定不移地推动经济可持续发展,坚定不移地形成全方位经济合作伙伴关系,坚定不移地塑造有利的外部环境,坚定不移地提高金砖国家道义感召力。在与拉美国家夫对话时,他提议“金砖国家”与南美洲两大市场实现对接,开展互利共赢的投资合作。


2014年福塔莱萨会议


习近平提出的上述建议和主张,得到其他领导人的认同和支持,并在会议成果中得到鲜明体现。会议决定成立金砖国家开发银行,初始资金为1000亿美元。行长由印度人担任,总部设在上海,同时在南非设立非洲区域中心。另外建立应急储备安排,以帮助成员国应对可能发生的流动性压力,防范东南亚国家曾经发生的金融危机,实现和维护集体金融安全。中国在这一金融合作框架中的投票权为39·9%,俄罗斯、巴西、印度各为18·1%,南非为5·75%。会议还决定,加强成员国在保险和再保险领域加强合作,并在打击税基侵蚀和税收情报交换全球讨论中心加强合作,同时还在海关领域加强合作。

 

随着新兴经济体特别是金砖国家对世界经济增长的贡献不断增大,此次峰会对世界经济秩序和经济治理中存在的问题大胆发声对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改革方案无法落实,会议宣言表示失望和严重关切,认为这对该组织的合理性、可信性和有效性带来负面影响,敦促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必须实现治理结构现代化,以更好地反映新兴市场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在世界经济中不断增加的权重。会议宣言还呼吁建设更有助于解决发展挑战的国际金融架构,表示要积极参与完善国际金融架构,同时欢迎制定金砖国家更紧密经济伙伴关系框架及金砖国家经济合作战略。宣言重申,支持联合国作为最主要的多边国际组织及全球治理的多边主义核心,认为包括安理会在内的联合国改革,应更有代表性、合法性,更有效率。

 

2015年乌法峰会。金砖国家领导人第七次峰会是2015年7月在俄罗斯远东城市乌法召开的。习近平主席除出席小范围和大范围两场会谈、发表讲话并会晤各国领导人外,还出席了领导人与金砖国家工商领袖的对话会,出席了与欧亚联盟、上合组织成员国及观察员国、以及受邀国领导人的集体会谈。他在正式会议上发表的《共建伙伴关系 共创美好未来》的讲话中,再次总结了金额国家的合作历程和经验,倡导建立“维护世界和平”、“促进共同发展”、“弘扬多元文明”、“加强全球治理”的“四大伙伴关系”。会议除通过乌法宣言及行动计划外,还批准了成员国共同制定的《金砖国家经济伙伴战略》。


2015年乌法峰会


2016年果阿峰会。金砖国家2016年10月在印度著名旅游城市果阿举行的第八次领导人会议,对中国而言,是继G20杭州峰会后的又一场重大多边浩劫。习近平主席在会上发表了题为《坚定信心 共谋发展》的讲话。他结合G20 杭州峰会成果,再次回顾金砖国家十年合作历程,向各成员国发出了“五个共同”的倡议:即共同建设开放世界,共同勾画发展愿景,共同应对全球性挑战,共同维护公平正义,共同深化伙伴关系。

 

2016年果阿峰会


各国领导人围绕本次峰会确定的“打造有效、包容、的解决方案”这一主题,各自表达了本国政府的立场、观点和主张,最后形成了广泛共识。五国领导人一致强调,各国要基于共同利益和关键性优先领域,进一步加强相互间的团结合作;要秉持开放团结平等、相互理解、包容、合作共赢精神,进一步增强战略伙伴关系。五国领导人对金砖国家开发银行成功发放首批贷款和成功发行首批人民币绿色债券,表示热烈欢迎;决定举办金砖国家领导人与环孟加拉湾多领域经济技术合作组织对话会,加强双方发展战略的对接;重申忠于联合国宪章准则,呼吁国际社会共同努力应对全球性安全挑战和威胁,反对歪曲二战成果;强调安全具有不可分割性,任何国家不应以牺牲局部利益和愿望为代价加强自身安全。

 

果阿峰会对联合国在中东、阿富汗、非洲以及反对国际恐问题上的立场表示支持,对联合国2030年议程亦表示支持,同时高度评价G20杭州峰会的积极成果,欢迎人民币被纳入特别提款权货币篮子,支持地区经济一本化,支持多边贸易体制和世界贸易组织的中心作用,赞赏《金砖国家经济伙伴战略》,强调制定2030年金砖国家贸易、经济、投资合作路线图的重要性。会议期间,各方还共同签署了关于建设金砖国家农业研究平台的谅解备忘录,以及《金砖国家海关合作委员会章程》等新文件。

 

金砖国家是世界多极化、经济全球化、力量对比均衡化、发展道路多样化时代国际关系深刻调整的产物,是新兴大国引导新兴经济体和广大发展中国家广泛参与全球化和全球治理的重要平台。它所形成的以领导人会晤为引领,以安全事务高级代表会议、外长会议等一系列部长级会议为支柱,在经贸、财金、安全、人文等各领域开展全方位合作的机制化安排,目前仍在探索和推进,有些机制和平台已经成型。如五国外长出席联合国大会时,一般都要举行会晤。金砖国家事务协调人或副协调人,经常举行不定期会议;五国常驻国际组织负责人,也经常会面或开会。在G20框架下以及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年会期间,金砖国家的相关部长也要举行会议。


2017年厦门峰会


事实证明并将继续证明,在金砖国家已经形成和正在形成的各种机制中,中国的动员和协调作用越来越大。中国与各方的相互配合与支持,日益紧密并富有成果。金砖国家合作已成提升中国大国地位,拓展中国话语权和影响力不可或缺的重要平台。


(注释已省略)


本文系于洪君为“愚君看天下”专栏撰稿

作者:于洪君,全国政协外事委员会委员,察哈尔学会首席研究员、国际咨询委员会委员,中国人民争取和平与裁军协会副会长,中国前驻乌兹别克斯坦大使、中共中央对外联络部原副部长,国家行政学院、中国人民大学等多所高校兼职教授、博士生导师

(图片来源于网络)

前瞻性 

影响力 

合作共进

发出中国声音



首页 - 察哈尔学会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