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退休教授6000长文批幼升小“牛蛙战争”刷屏,可这些逆天的00后学霸又是怎么来的?

摘要: 如今,老年人也成了网络“新宠”——最近,趁着9月开学之际,一位68岁上海退休教授也加入了“老年网红”行列。他

09-12 00:02 首页 中国经济学人


如今,老年人也成了网络“新宠”——最近,趁着9月开学之际,一位68岁上海退休教授也加入了“老年网红”行列。他的走红,源于撰写了一篇名为《牛蛙之殇》的文章。这篇文章文风真诚,观点犀利,作者大胆炮轰“幼升小牛蛙战争”,字字扎心。撰写此文的退休老教授更是被网友亲切地称为“牛蛙外公”~

来读读网红“牛蛙外公”的这篇文章—— 

 


牛蛙之殇


 


我今年68岁。

 

在国家级研究所为祖国的科研事业奋斗了一辈子,也倔强了一辈子,素不服老!

 

但刚刚,在我6岁外孙身上,全家人一场耗费3年的“牛蛙战争”,以失败告终。

 

现在,我觉得不止我的脸上、心上,连这些文字的样子,都长满了苔藓与皱纹。

 

尤其当时从医院回来,看着才6岁大的外孙,仿佛天真的眼里也长满了褶皱的血丝。

 

他患上了抽动症,全名叫“小儿抽动秽语综合症”,是一种慢性神经精神障碍疾病,虽不严重,却很难治愈。这次去复查,孩子没有明显好转,依然不由自主地挑眉毛、眨眼、乱蹬腿。医生说只能从心理着手,开点药便让回了。

 

作为家长,我们在过去的教育中,总告诉他不要乱动,要乖乖的坐好写字、看书……现在他这样的抽动,岂不是潜意识里的反抗?

 


大概三年前,我的爱孙还是3岁的年龄,懵懂无知,被我,还有他的父母推向了“求知若渴”,开始备考上海四大民办小学的招生考试。

 

是的,提前三年。

 

只因在上海有个不成文的说法:小孩考上上海四大民办小学,是牛蛙,若没考上,是青蛙。为了备战“幼升小”,往往从3岁开始,就被家长打鸡血,以便赢得这场“牛蛙战争”。

 

这四大民办小学,就像上海滩时期的四大家族,处于金字塔顶端,是所有家庭挤破头的地方。

 


孩子的妈妈,我女儿,公务员干了十多年。希望外孙按照著名民办小学——著名民办初中——著名公立高中——清华北大交大复旦和海外常青藤的“牛蛙”式路线成长,也是她在孩子刚3岁时,便开始了“牛蛙模式”的计划,率先狠下心来让孩子放下口里的咿咿呀呀,而步入各种培训机构开始念起ABC。

 

孩子爸,我女婿,中学起就在国外生活读书,算个海归。关于孩子的教育,他没有我女儿那么激进,却也不怎么太管细节。起初他对“牛蛙模式”的教育心里存疑,但也没有更好的替代方法和说服妻子的理由,所以也不置可否默许了这种“操作”。

 

我本人,之前在科学院研究院担任教授,退休后唯一一件工作就是陪外孙成长。因像我们这样家庭,第三代能否成才,决定着我们这一辈或者我女婿女儿这一辈,我们所奋斗来的社会地位与资源阶层,能否得到很好的传承。很不幸,基于这样的考虑,在外孙的教育问题上,我选择站在女儿这一边。

 

我搞了一辈子研究,做了一辈子学术,我不迷恋权贵,也不迷恋钱财,但有一点是我所始终秉持不弃的,那就是家学。

 

我曾做过一个社会研究:在近百个中产家庭里,往上翻三代,虽然绝大部分都是农民,但却都是比较有文化积累与文化觉醒意识的农民,唯一的区别就是底子的薄厚而已。有句土话叫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儿子会打洞。虽然历史中也有“王侯将相宁有种乎”的豪言壮语,但不幸的是,前者是注定,后者是宿命。

 

比如众所周知的梁思成和林徽因,都有极其深厚的家学背景:梁思成的父亲梁启超自不必说,林徽因的父亲曾在民国时期担任过政治部部长、北京国务院参事、司法总长等要职,还创办过学校。

 

就连现在很火的年轻人高晓松,都有一群搞科研、毕业清华的亲戚。

 

这就是社会精英阶层的传承总规律。

 


今年高考时,我看到北京的状元说了这样一段话:“如今中国农村的孩子,越来越难考上好学校。像我,属于中产阶级的孩子,而且还生在大城市,所以教育资源上享受着得天独厚的条件,这就决定了我能比农村孩子走很多捷径……”

 

我惊叹于这个学生睿智,在小小年龄就已经懂得了我用了半辈子才看穿的本质。我也恐惧与他的早熟,这种意识的萌发,预示着未来的两极分化已是大势所趋。

 

这就是我忍痛割爱,支持小外孙走上“牛蛙道路”的原因。我知道这样会让他丧失可爱,但我宁愿他失去可爱,变得可憎,但也不能让他长大后变的可贱。

 

这三年,我们整个家庭的精力都在这个小娃娃身上。我不知道他的小小脑袋能装多少东西,但他的每一天,都被我们特别是孩子她妈用各种跨年龄层的知识填满了。我女儿对孩子的每一天、每一周、每个月都设置着不同的考核,她将这叫KPI,她要求孩子记的第一个单词就是“Key Performance Indicator”。

 

她说这是最行之有效的教育。

 

早在之前上幼儿园时,孩子他妈妈便主张让孩子去私立幼儿园,认为起码等到上小学时,孩子能有一口流利的英语和好背景,更具竞争力。

 

而孩子爸的意思是希望在幼儿园和小学阶段别给孩子太大压力,让他尽情地去学他喜欢的足球。等到初中在计较学校好坏。女儿一听就炸了,立马反驳道:“这是逃避,而不是从根上解决问题,如果现在去一般的公立幼儿园和小学,小初升根本没有机会去好的学校!”

 

我知道她的担忧所在,因为在上海,从公立学校考上复旦这类名校的机会,基本都被垄断在几家重点高中里。而这些重点高中的名额,又基本被民办初中的孩子提前预定了。

 


有一天早上,外孙说他肚子痛,他妈知道这是他不想去培训班装病,便说:“那我带你去医院打针吧”,外孙立马说不疼了,快出发去上学吧。到了培训班,他妈妈走了,他给老师说肚子痛,并加了一句“老师别给我妈妈打电话,给我外公打。”

 

那天我带他在外面溜达了一圈,吃了冰棒,最后还带他回了班里。临走时他拉着我问:“外公,我什么时候才能玩啊?”

 

我说:“等你长到像外公这么大的时候。”

 

他天真的想象力似乎有了盼头,又问:“那到时候你就能陪我玩了?”

 

我笑了笑:“那时候外公就不在了。”

 

“那我一个人玩还有什么意思?”我没想到他会说这么一句,竟一时语塞,无言以对。

 

就这样,我们剥夺了外孙几乎所有本该拥有童年的无忧无虑的快乐时光。女儿在不间断的在关注上海四大名校招生政策的变化。

 

据说考进去越来越难,每年的录取率低到5%。而除了孩子,学校对家长的考核也越来越多、越来越严。比如通过父母对体重的控制来看家庭的修养,通过父母的工作背景来看孩子未来的发展规划等。

 


说个可笑的:3个月前,女儿突然让我和孩子他爸开始严格控制体重,要不是前不久的新闻,我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女儿看着我的啤酒肚这么不顺眼。

 

从家长体重看家庭的自律能力!简直荒谬,愚昧!这和奴隶社会中奴隶主挑选奴隶的方法有什么不同?肚子大一点就证明这个家庭没有自律能力了?就算是,然后这个6岁的孩子未来就没有前途了?

 

我外孙在面试一所小学时竟然遇到这么一道题,这个题是什么呢——说说唐宋八大家都有谁?如果我在现场,我真想问问那个大概30岁左右的考官,敢问要不是因为出这道题,你能说出唐宋八大家都有谁吗?

 

听孩子他妈讲,那天孩子因为过度紧张,当着面试官直接就哭了,面试官还不屑一顾的问怎么还哭了?简直是个逼子!


这样稀奇古怪不着边际的面试题还很多,让我赶上一次,考官问崇明岛在上海的哪个位置,听说好多个孩子都回答的类似上面、中间,而我外孙回答的“发光”、在发光的地方”,虽然我也不知道他说的发光是什么意思,但我觉得并不丢脸,丢脸的是出题的这帮变态!

 

受了这么多苦,讲了这么多理,牺牲了一个儿童最珍贵的三年,应该能得到一个该有的回报吧?

 

然而,很不幸,在最有希望上的学校的最后一轮面试时,孩子竟然出现不自主挤眉弄眼、耸肩等症状,其实他平时也有,但我们并没注意,学校说这是幼儿抽动症,虽冠冕堂皇说很多孩子都有这病,但最终还是很隐晦的以此拒绝了。

 

医生说这是由于长期压力导致的病症,而在这么小的小孩身上,多由于身边事物引起的心里紧张。我们那时没有心情解释,虽然都揪心孩子的健康,但更伤心失去了进入名校的机会。

 

孩子能读出我们脸上的失望,非常懂事的问:“我是不是让你们失望了?”

 

我们没有说话,我们确实有点怪他,但怪到最后都知道,这不是他的错。

 

最令孩子他妈崩溃的是,邻居家的孩子几乎和我们一起开始“牛蛙战争”的,他们家的孩子顺利进入了“四大家族”其中之一。我女儿当即提出找关系让孩子晚一年上学,等明年再考一次。

 

中国式攀比往往不来自阶级,而来自街坊邻居。我们家一直都要比他们家优越,这次反倒让他们压了一头,受到了嘲讽与看不起,这个气让我们难以下咽。

 

终于有一天,孩子他爸一反常态的叫他妈和我一起开会,还特地把孩子的爷爷奶奶从老家叫到了家里,5个人一起商讨一件大事——办投资移民,过两年让孩子她妈陪孩子去国外念书。

 

“我想我儿子已经受够了这种日子,我也受够了!连牛蛙都未见过,怎么变牛蛙!经过这三年,回头想想,每天都看着他都在上各种各样的培训班与幼儿园,我们用高计量、高添加的饲料催着他长大。这些年对于上海这些学校的德性我也算是领教了,既然孩子无法成为牛蛙,我们就让他做青蛙啊,我宁愿让他做童话里最丑的王子,也不想让他做餐厅里被点的最多的名菜。”女婿那天是以这样的话开场的,义愤填膺。

 

这个想法出乎意料,以至于当场我们其他4个人听完都呆了。后来听他陈述提到这个想法的原因才发现他已经偷摸着研究这事儿很久了,甚至还跑了几趟办移民的公司,归根结底他的立足点就一句话:教育规划要趁早。他举了他同事家孩子和他自己的经历为例,告诉我们越小移民、越小出国越好。因为这样能更为系统的获得国外的教育、培养和融入,让孩子获得最为健全的成长。女婿提到西方“健全的教育体系”时抛出一个观点至今让我觉得意味深长,他说什么叫健全的教育?就是童年属于自己,中年也属于自己,老年还属于自己。

 

妈妈沉默良久,才说:“那就让孩子上个公办学校吧,明天让他休息一天,后天我再带他去其他学校试试……”

 

孩子他爸竟然当着我们3个家长对我女儿拍了一下桌子让她闭嘴,并说道:“公办学校也得有好的学区房,好一点的像房子一套都上千万!面积又小,即便孩子能上学,咱们一家人蜗居到那屁大一点的空间,你觉得孩子就能优秀?而且很多学区一年一个划法,一年一个政策,求得了一时也求不了一世!能力强的小学生可以去考民办初中,或公办初中的特色班,若不强呢,即使有对口初中的房产,也只能进入公办初中的平行班。”

 

“比如,上海中学,一本率接近100%,16年清北录取了55人,要知道清北在上海每年共录取200出头!这样病态的优质资源垄断与分配不均,你就不怕孩子也病态吗?所以,如果无法去好的学区上好的公立小学,咱们再忙什么都是瞎忙!他永远逃不出这个怪圈!“

 

我女儿沉默了,低下头委屈地哭了起来,自此她再没提面试公办学校一句话。

 

那场会开了2个多小时,女婿的据理力争说服了所有人,也让我心存惭愧:我一直强调家学,但唯独又违背了家学。

 


家学是用来营造环境,而不是环“竞”。童年之所以可贵,并非在这个时间学会最好的东西,而是让最好的东西能延长时间。家长的职责理应是平整土地,而非焦虑时光——去做三四月的事,等到八九月份自有答案。

 

在电影《一九四二》里,张国立饰演的老东家在逃难时给家仆说:“我知道怎么从穷人变成地主,等咱们到了陕西,十年之后我还是东家”。仆人听了很激动,立马回应道:“到时我还给您当长工。”

 

我一度以为这就是“阶级传承”,骨子里的东西是变不了的。但经过这三年对孩子的“牛蛙培养”,我忽然想到另一个故事。

 

李斯曾讲,粮仓里的老鼠不怕人,但茅厕里的老鼠怕人,所以出身并不重要,你究竟处在什么样的环境和地位最重要。

 

现在回头看,过去这三年我们作为家长的混账之处,是做着把孩子从粮仓送向茅厕的愚蠢之举!

 

不过,虽然我现在想通了这个道理,但我还是过不了感情这一关。移民?岂不是我就很难在见到我心爱的外孙了?虽然我会极大概率的支持他们移民,但要与外孙分隔两地,这对我这个年龄来讲,是最大的打击。

 

为了打消我的顾虑,女婿带我去他咨询的移民机构当面做咨询,后来在凤凰卫视《中国新移民》看到了这家机构,还是美国投资移民的引入机构,老板姓丁,据说是美国EB-5第一人。

 

第一次谈完后,公司给我们出了两套针对我外孙的海外教育规划方案,分别针对美国和西班牙,前者是教育资源最好最雄厚的地方,而第二个则代表了整个欧洲,两个不同的方向。听女婿说,这家机构对教育蛮关注的,还资助过清华大学的一个国际学生中心,也是做海外教育规划比较早的。

 

相比于欧洲,我们更倾向美国,但是外孙还太小,必须家长陪读,这就涉及一个排期问题,美国的排期目前排到了6年,这让我们实在难以接受。女婿的计划是让妈妈先带着孩子去到西班牙,在那里上美式教育的学校打基础。况且,西班牙是房产投资移民,很少的钱买一套房子,既解决了移民问题,又解决了陪读的房产问题,甚至还能解决学区房问题,当然,马德里什么的的学区房可比上海便宜多了。到了那边,空气清新,地广人稀,孩子的竞争压力又小很多,生活自然会比在大上海要来得舒服得多。

 

这个安排倒是让我因私心起的一块石头落地。但我女儿却摇摆不定,后来她托领导去另一家民办院校问问。后来,拒绝孩子的不是因为抽动症,而是因为我。

 

因为学校在做家庭背景调查时,发现我和孩子生活在一起,他们认为爷爷奶奶辈对孩子教育的参与,会对孩子成长产生错误的示范和诱导,原话是:“你们的家庭成员确实很完美,只不过存在这么多一点瑕疵。”

 

言外之意,我和外孙住在一起,是个错误。

 

这个要求彻底将我女儿激怒了,她觉得几代同堂的天伦之乐是中国几千年来追求的传统美好,如今却变成阻碍孩子上学的因素,实在让人难以接受。而这摧毁了她内心的最后一丝侥幸和幻想,彻彻底底的决定同意孩子他爸,投资移民,抑或叫教育规划移民。

 

事定下来后,便特别想和外孙多谈谈心。

 

我问他:“要去国外你怕吗?”


他说“怕”。


“为什么怕?”


“我怕别人笑我这样动来动去。”

 

我明白,他也觉得抽动症是很讨厌的事儿,“有人笑过你吗?”

 

他点点头。

 

我也知道,但别人笑他主要还是在笑我们没能把他送进好学校。这就是现在家长之中的鄙视链,也是每个孩子的宿命,小时候拼学校拼成绩,长大拼工作拼家庭,老了拼孩子拼出息。最后拼来拼去,没有拼出一个完整的世界,更没拼出一个完整的自己。我这把年龄了,已经失去了再给自己一次“拼图“的机会,希望我心爱的外孙这次不要再错过。



现在好了,终于可以让他去另一个健康、放松的环境中,依靠熏陶慢慢找回原来的自己了,能有时间在田野上撒野,也有空间在课本上学到如何撒野。

 

这曾是我梦寐以求的人生啊,事事有选择,时时有回转。他的人生该活成精彩故事,而不是励志故事。

 

我忽然明白一个家庭传承的终极意义是什么。所谓的家学,就是让下一代,比我们更能接近真实的自己。我们所积累的所有财富与资源,并不是要全部交给他,而是让他在这一切的对照之中,比我们能更快的洞察到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什么,不虚掷时光与人生。

 

在最后,我想给孩子说:你会在田野上长大,在河流中奔跑,我站在远远的地方给你挥手,直到你看不到我为止。我确实不知道你的未来会有什么,但我知道,你走的每一步,都是我的未来。你是我们的骄傲,也希望你能以你爸爸、你妈妈、你爷爷奶奶和我为荣。

 

所以,再见了大上海,你给我一片星辰大海,都不如给我一个能慢点长大的小孩。


对比阅读——


这些00后学霸逆天了!超一本线135分,12岁少女考上985


来源:公众号“中国青年报” ID:zqbcyol,综合新安晚报安徽网大皖客户端、潇湘晨报、公众号“大连理工大学ID:iduter、都市快报、央广网等

  正值高校迎新季,一批00后学霸进入公众视野。来,一起看看考上985高校的最小新生都是什么来路?


超出一本线135分 12岁考上浙大


  陈舒音来自广东,这个夏天被浙大医学试验班(5+3)录取,不久前刚过完13周岁的生日!也就是说,人家12岁就考上了浙大!据了解,这也是近年来浙大录取的年龄最小的学生!


6岁上小学,就读一年即考初中;这时候,很多同龄人在读学前班;


7岁读中学,2011年考取湛江二中港城中学,就读初一;这时候,很多同龄人在读小学一年级;


8岁上初二,成绩稳定在全年级前30名;


9岁上初三,以全湛江市第13名优异成绩考上湛江二中高一实验班(注:湛江二中高一实验班,全湛江市仅招60人);


12岁参加高考,以总分620分(理科)成绩,高于一本线135分,被浙江大学录取。


  陈舒音的父亲陈伟告诉记者,女儿之所以小学只读一年就进入初中,主要是因为女儿从小就喜欢读书,读小学前就已经掌握了小学的大部分知识。在他眼里,女儿与其他孩子没什么差别,高考取得不错的成绩,也只是平时认真学习的结果。“她爱好挺广泛的,从小到大都爱去公园玩。”



  小小年纪,与大自己五六岁的同学一起学习,并且还学得如此出色,怪不得大家都要称呼她为“天才少女”了。而舒音和她的父母却始终觉得“没什么特殊”——“没有上过补习班,父母也没有额外辅导,就是跟着老师的节奏一步步学下来。”



  舒音的父亲介绍说,舒音从小就特别喜欢看书,“很坐得住”。小时候,舒音和大多数孩子一样总是缠着父母给她讲故事,可不一样的是陈爸爸每次都被缠着讲三四个小时。等舒音能够独立阅读时,她更是一有空就坐下来看书。正是由于从小就有浓厚的阅读兴趣,自学能力又特别强,舒音在读小学前就掌握了小学的大部分知识。


  陈舒音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对于未来,她还没有太多的规划,只是想先继续读书,学习更多的知识,读完博士然后再出来工作。


13岁,清华最小新生实现了和清华校长的一年之约


  8月24日上午,清华大学2017级本科生开学典礼举行,近3800名新生参加。在这批莘莘学子中,来自安徽的盛一博无疑是最引人瞩目的一位,因为他是清华大学本届新生中年龄最小的,出生于2004年5月,刚满13周岁。


盛一博(中间)参加清华大学开学典礼


盛一博成长于安庆潜山县的一个教师家庭,父亲是高中物理老师。


一两岁时,盛一博就开始被抱着旁听物理课堂培养兴趣。


初中时,就可以运用高中知识解决物理难题。


高中时,课业经常满分。闲暇时,自学大学数学物理部分课程。


如今,一直被誉为“神童”和“学霸”的盛一博,如愿走入“清华园”,圆了自己的“清华梦”。


  2016年,第33届全国中学生物理竞赛总决赛,来自合肥一中的盛一博荣获银牌,预录取签约清华大学。


盛一博(左)


  2016年4月22日,盛一博还是合肥一中的高二学生,和两位同学一起应清华大学邀请参加海峡两岸优秀高中生体验营。校园科技展开幕式上,清华大学校长、中科院院士邱勇与他们握手,并嘱咐道:“清华的大门向你们敞开,祝福你们明年在清华相会!”


大连理工大学13岁新生 4岁上一年级


  9月3日,姜敏迪在父亲的陪同下来到大连理工大学能源与动力学院报到,这个看上去略带腼腆的男孩子,实际年龄只有13岁,是大连理工大学2017级年龄最小的学生。


  

  4岁上小学一年级,7岁升上初中,10岁上高中,在13岁这个梦一般的年龄踏入了大学的校门。

  

  姜敏迪的父母都是老师,但他们并没有将孩子的成长局限在书本当中。“我希望他能不断进步,成为更好的自己。但无论如何,我都希望他健健康康、快快乐乐的”,姜敏迪的父亲满怀期待地说,如果真有什么教育之道的话,“大概就是我们一直以来对他学习习惯的培养”。

  

  “一直以来身边都有一些比我优秀比我努力的同学,从他们身上,我学到了许多。”姜敏迪说,很多时候自己的动力都来自于朝夕相处的同学,虽然自己的年龄要小一点,但他并不觉得这是什么特殊之处。从小父母就培养姜敏迪的独立能力,虽然年龄较小,但他完全可以自己照顾好自己,把自己的生活打理的井井有条。

  


  姜敏迪的老师李婉瑛说:“刚开始知道班里有个13岁的大一小学弟时,我很惊讶,见面以后发现他比我想象中要成熟,真心希望他以后可以在专业方面有所建树。”

  

  “我喜欢打乒乓球,希望在大学能够培养一些小爱好,丰富自己的生活。”初到大学,姜敏迪对大学生活充满了期待。对于以后,姜敏迪说他还没有太具体的打算,只是希望自己能够有更多深造的机会。


14岁少年考上湖南大学 超过一本线114分


  简单的白T恤,灰色运动鞋,双肩包……当稍显稚嫩的张蔚然出现在湖南大学的新生队伍中时,颇引人注目。近日,11000多名新生来到湖南大学报到,在这万名优秀学子中,年龄最小的张蔚然才14岁。



  张蔚然来自河南商丘市柘城县,今年高考考出598分,超过当地理科一本线114分,被湖南大学机械类专业录取。他也是湖南大学2017级新生中年龄最小的一位。


  当很多同龄人还在幼儿园玩闹时,4岁的张蔚然就已经上小学一年级,9岁读初中,12岁进入高中。一直“超前”的他,学习成绩却没有落下。


  张蔚然称,他从来没有觉得自己有什么特殊——既没有上过补习班,父母也没有额外辅导,就是跟着老师的节奏来。“如果一定要说有什么秘诀,那可能是更懂得利用时间。”张蔚然称,他在同等的时间里能比同学做更多的题。即使是紧张的高三,他也从未熬过夜。


  很多人问,这么小能和同学们玩到一块吗?张蔚然认真地说,“从小到大我和同学们都玩得特别好,不觉得自己和同学有差别。”张蔚然父母也表示,对他的自理能力、学习能力和人际交往能力很放心。


网友评价

  奥威尔忠实读者:小天才过早上大学有利有弊。一般来讲,不提倡过早入学,违背孩子的身心发展规律。如果孩子的心理发展和适应能力很强的话,早点入学对孩子未来的发展也是有好处。


  镁铝真的可以吗:7岁还在玩泥巴


  起什麽名字你们才会进来看:上帝给他开了全景天窗[摊手]


  朴觅轩:放下手机给我弟弟一巴掌


  科技发言人:等他的大学同学结婚生子了,他还在早恋。。。


  huxinyu的家园:其实学医对这个小姑娘挺好的,8年读完博士才21岁。在大学里慢慢成长。


  Yesterdayness:我想知道他到了20会是什么样子。






首页 - 中国经济学人 的更多文章: